#

《问政山东》的台前幕后(上):观察

来源:本站 时间:2019-06-22 05:12:14 点击数:272

  自从2018年离开“混”了20年的政协委员队伍后,一直遵守「铁打的政协、流水的委员」的规律,很少接受新闻媒体的采访。对于偶然有人见面称呼「宋委员」,我会笑着补充说「我是过季的ex委员呵」。后来进入政府参事队伍后,角色和定位都与政协委员有了很大不同,「板凳决定脑袋」,大事不能糊涂。

  听到住建厅,差点惊煞我!省直部门有两位非的一把手厅官,一位是林业厅长刘均刚、另一位是住建厅长王玉志。刘均刚已于2018年1月当选省政协,加上自然资源部门整合调整,接受问政的可能性不大了。那这问政也先拿非的厅官开刀啊?(后来了解到,住建厅被第一个问政,有客观原因,我无意识的惊煞,也是「不明觉厉」了。)

  今年2月11日上午,山东省以“担当作为、狠抓落实”为题召开第二次「正月初七」会议。刘家义就如何担当作为、狠抓落实讲了5个方面的意见:一是转变作风,扑下身子抓落实;二是鼓足干劲,振奋精神抓落实;三是加强学习,提高本领抓落实;四是创新方法,完善机制抓落实;五是严明纪律,步调一致抓落实。此次会议上传递出来最令人吃惊的消息是,“对于那些不敢担当、不抓落实、贻误发展的干部,不换思想就换人,不负责就问责,不担当就挪位,不作为就撤职”。事实上,在这次大会之前,已经早有市委在不该到政协的年龄调任省专委会、市委调任市级副主任的样板了。

  在这次正月初七会议上,刘家义要求,“今年要推行‘电视问政’‘网络问政’,每周安排一名省直部门主要负责同志,公开向社会和群众答疑。”

  其实,在此之前,省内,早有济南的《作风监督面对面》运行了三年多(也偶有局长现场失态之情形);省外,也有西安《电视问政》的伶牙俐齿把某局长问下了台。《问政山东》将如何问政?

  省委力主,《问政山东》要以问题为导向,直面问题、推进落实;转变政府和官员执政观念,展示山东官员新形象;当然也要给厅(局)长们“红红脸、出出汗、辣味十足”的问政压力。

  《问政山东》在山东广电公共频道直播(每周四19:00-20:10)、卫视频道重播(每周日18:00-18:20)。截至5月16日,除第一期是录播之外,其余都是直播了。

  第01期是与省代表姜东老师、第10期是与济南大学袁曙光老师合作(图片由SDRT摄影师拍摄)。

  ● 二位男女搭档的主持人,场上的主线。辣不辣、狠不狠,关键看俩主持人,尤其是每次都会换一身装束的女督办员。我估计,上台前,厅(局)长都会揣测小朱童鞋又准备了什么问政道具;在台上,说不定心里也念叨“女督办员步步紧逼的六连问”可否少两问?

  ● 问政代表。每次约有20位虎视眈眈、恨不得让厅(局)长掉一层皮的问政代表,是全国或省代表、政协委员、以及网上报名的群众代表和媒体代表。虽然他们不能人人都有机会现场提问,但对厅(局)长的每个解决方案或每个答复,都可以果断的举“好评”或“差评”笑脸牌表明自己的态度。可怜的观察员,手里连个笑脸牌都没有。

  第二,观察员不是评论员。观察员只能“根据现场展示的问政调查的素材、厅(局)长的态度和解决方案或答复、问政代表的提问及最后问政代表举起的‘好评’或‘差评’笑脸牌的分布情况”,谈一些看法。每当听到主持人朱文超说,请观察员给咱们厅(局)长“支支招”时,立马亚历山大!直播镜头前的十几分钟里,要是有个装满锦囊妙计的宝葫芦能顺手掂来就好了。

  第三,观察员的座位很有趣——在厅长的正对面,大方向是与问政代表同在一侧、但与问政代表并不是同一个板凳。从画面上可以看出,厅(局)长们和问政代表都在台子上,观察员是在台下,低人一个台阶呐。嗯,像是个局外人。不过,局外人也有局外人的好处:只要不被“支支招”所累,就可以自由地观察问政现场各方面的情况,“现场看热闹”吧!既可以看看观众席上领导们及其他VIP的表情、也可以看看厅局机关中层干部和十六市局负责人的表情、更可以仔细观察厅(局)长的表情和回答问题的艺术......比如:

  ● 自然资源厅李琥厅长被某县多年放任劈山挖河砂的问题气的握麦克风的手发抖,也能见识厅(局)长的性情(见 分钟):痛恨!痛心!

  《问政山东》是根据观众和群众提供的线索,记者去现场做问政调查采访。为了防止辖区的事件被《问政山东》曝光,全省上下,主要是市(地)、县两级部门,“防火防盗防《问政山东》记者”。

  据说,各地现在都不是用过去那种“不去解决问题、而是去解决准备报道问题的记者”的老路数了。现在的做法是,“把记者采访的问题,解决在记者的新闻稿发出去之前”。所以,互联网时代、大数据时代、人工智能时代......记者的车号、身份证、模样......都是关键要素。据说,有的地方,记者一在酒店前台登记入住,就自动精准地进入了当地的视野里;更有甚者,有些视频监控设备还能根据特征AI出记者的行踪呢。所以,下一步,问政调查的难度可想而知。

  保密!保密!!保密!!!保密成为了节目组的一大心事,“防火防盗防同事”!防同事?对。还要防观察员。你懂的......谁没有个八亲朋好友老乡同事啊。

  一律是NO。“相信群众”这句话,在这儿失灵了。只能是周四下午五点前后到SDRT后,尽可能与问政代表和主持人多交流沟通,直播场上尽量默契吧。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我不会沾上泄露“秘密”的嫌疑,也不会被当天的被问政单位“公关”。心底无私天地宽,晚上无论“支支招”支出什么损招,只要是把握好正确的关口,就不会有任何心理障碍。当然,我会提前从网上把被问政厅局的情况,翻个底朝天......努力做一位尽量有备而来的观察员。

  这是十期节目里我唯一一次用如此不雅的手势——针对把自然资源厅李琥厅长气的手发抖的、泰安宁阳劈山采石事件,我第一次冲动地表明个人立场:“这是问政山东开播以来,最值得追责问责的事件”。(电视画面截图)

  开播不久的某个周五早晨,有个网友发给我一个视频,看画面好像是学生(中学生还是大学生,判断不出来)。学生也关注时政类节目,出乎我的意料,印象里他们都应该是追剧、手游一族。

  一个多月前,我陪一位京城的技术专家在火车站附近一家餐厅用餐。取餐时,两位女士盯着我看了几眼,说“怎么有点面熟呢”。过了一会,其中一个走过来,问,“你姓宋吗?”我答曰:“怎么啦?”她说:“看着有点像问政山东的观察员呢”。我忙说,“不是不是,可能有点像吧”。她走后,京城专家取笑我说“咋成了被中年妇女追问姓名的暖男呢?”

  不久前,在一个超市收银台,又是一位中年女士,又是“看着有点像......”,又是“可能有点像吧”。

  是的,确实只是有点儿像。生活中的我与镜头里的着装完全是两种风格,所以,只有头发和面孔似乎是一样的......不不不,即使是头发和面孔也是被化妆师精心伪装过的。

  节目开播后,不少与我相识的各界友人,都希望我能替他们向厅局长们当面反映一些问题。他们感觉我在节目里好像很有话语权的样子。其实,他们不知道的是,我只是有机会现场参与到节目里,具体的素材、话题、问政调查的时间地点线索,与我一概无关。那些问政的案例视频,我也是与大家一起在演播大厅的现场才第一次观看到。再就是,我也确实不想在直播结束后的现场,以观察员的身份找厅局长干点私活。

  与节目组的小盆友们说起这事,他们还调侃我,“嗯,宋老师,可得注意了,名人呢,一言一行......别在外面惹下事,人家找不到你家在哪里、就找SDRT来了呐”,我只能“啧啧啧,呵呵呵”了。

  由于平时需要观察心率的变化情况,我总是或戴一个运动手表、或带一个运动手环。偶尔穿衬衣时,为了袖口舒适,就把手表或手环摘下来。但有一次,衬衣的袖口比较宽松,就忘记摘表了。结果呢,就被眼尖的电视记者看到直播时间穿帮了,多亏了一般人眼睛没有那么毒,就不算是“事故”啦。

  也顺手剧透一个公开的秘密吧!所谓电视“直播”,别管是什么级别的直播,也还是或多或少地有一点点时间提前量的,当然,那些自媒体的网络主播的直播除外。

  二是从第二期开始由录播变为直播,这样只有住建厅王玉志厅长空前绝后地享受了一次录播的待遇:录制了3个小时、剪辑成了60分钟。

  五是第十期是《回头看》特别节目的第一期,对第一至四个被问政单位进行回头看,使得本来「提心吊胆一小时、舒服平安过一年」的节奏,又在一个多月后再来一次「四部门同台竞技」。

  六是第十一期(人社厅)中加入了县政府连线进入直播现场,厅局长、县长、主持人三方面对面(如果考虑到市局长一般都在节目直播演播厅,也可以说是省市县面对面)。

  问政现场,有时候很精彩、很活跃,有时候很沉闷。我的观察,厅(局)长与主持人、问政代表「棋逢对手」,问政现场才精彩。

  ● 王安德厅长关于大气污染治理中“上热、中温、下冷”以及市县“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不举一反三”的直言;(第一期回头看特别节目)

  ● 梅建华厅长与枣庄的农村技术员关于职称评审问题的对话,厅长的“肯定”、“敬佩”、“督办”与最美女农技员的“鞠躬”、“凉透了心”、“眼泪”;(人社厅)

  上面我举例的这几个情节,也不仅仅是「棋逢对手」那么简单,还得入戏、入情、入景。当然,观察员看热闹,总是不怕事大。




鲁ICP备15044962号-4 违法信息举报:企鹅:1 2 6 9 2 4 5 3 8 1

Powerd by 玉溪百姓网 版权所有